首页 -> 人防文苑 -> 诗歌散文
诗歌散文
【字体:   打印本文】 【关闭窗口
母亲的背影
发布时间:2018年08月23日 来源:锦州市人民防空办公室

   那是犹如炊烟般袅袅升起的浓浓乡愁。 

  最浓郁、最深情、最无法割舍的一缕,永远属于我对母亲的思念。 

  属于镂刻在我记忆深处的母亲的背影。 

  (一) 

  一个严冬的晚上,夜很深。我早已进入甜美的梦乡。一觉醒来,已是凌晨一点多。小小的油灯,微微跳动着,把一个高大的身影投射在土墙上。 

  昏黄的灯光下,母亲低着头,正为我缝补衣服。母亲拈针的姿势放得很大很大,一针一线,直撞心扉。时而用针划一下头发,时而身体微微前倾,布满老茧的双手重复着同样的动作,一来一回,将浓浓的爱意注入密实的针脚。极其简单的动作,疲惫了母亲的眼睛,灰白了母亲的双鬓,曲弯了母亲的脊梁。 

  我的心隐隐作痛。“妈,这么晚了快睡觉吧,明天再干吧!”“就要完了,明天还有明天的事呢!”妈妈背着我,轻轻地说。啊!明天还有明天的事呢!一句话穿透了母亲的背影,重重地砸在我的心间。我,无声地哭了,泪水悄悄滑落…… 

  (二) 

  金秋9月,正是抢收的季节。田野里,放眼望去,一片繁忙的景象。 

  父亲累得汗流夹背,肩上搭着的毛巾早已湿透;母亲的脚步急促着,将稻谷一担一担从田里挑到打谷场上;姐姐和弟弟忙成一团,连口水都顾不上喝。我静静地伏在家里桌子旁,温习当天的功课。看了一眼打谷场,“心不在焉”地疼。我提着水壶和杯子,急忙向打谷场跑去。母亲挑着水稻,正迎面向我走来。一见我,母亲一怔。马上喊:“咋不去学习?活不用你干,快回去!”看着母亲矮小瘦弱的身躯,篷乱的头发,额头上沁着黄豆粒般大小的汗珠,咬着牙步履蹒跚的样子,我的双眼模糊了。“不!我要干点啥!”“你咋这么不懂事?妈盼的是你能帮家挑稻子吗?”母亲生气了!我只好走开。 

  当母亲矮小瘦弱的背影离我越来越远的时候,我又悄悄地回到了打谷场。 

  (三) 

  19937月,高考未能如愿,我失望极了。恬静的夏夜本是那般的温馨,可我的心却是哇凉哇凉。感到是那么的对不住母亲。“再补习一年吧!妈供你!”“不!不念啦!我要帮家里干活!”我大声地在喊。我哭了,母亲也哭了。见我要给她老擦泪,母亲转过身去。稍顷,她语气平和地说:  “儿啊,你的心情妈知道!但妈不会答应你!当兵去吧!”在我考场失意,迷茫徘徊之际,是母亲又给我指出了一条人生之路。 

  同年12月,带着儿时的梦想和亲人的嘱托,在村口母亲背影特别的瞩望中,我踏上了北上的列车,来到了我魂牵梦绕的火热军营。 

  从新兵授衔的那一天起,我就鼓励自己:一定要让理想在摸爬滚打中实现,让人生的价值在“一二一”的口号声中定格,让母亲的嘱托变为我报效祖国,建功立业的不竭动力!在部队这座大熔炉里,我没有辜负母亲的期望,我在一天天地成长。我先后被评为优秀士兵,当了班长,入了党。19968月,母亲在电话里得知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军校的喜讯,激动得哭了。 

  泪眼朦胧中,我仿佛又一次看到了母亲的背影。 

  (四) 

  时光荏苒,岁月如梭。离开故乡已经十几年了。渐行渐远,留给母亲的,却也只是背影,一次次的背影。每次回老家探望母亲,都要在她刚刚重新熟悉我时离开,这真的很残酷。每次匆匆的离别,无论刮风下雨,母亲都要送我一程。走到拐弯的路口时,下意识地回眸凝望,发现母亲瘦弱的身影是那么的孤单!我的心里象打翻了五味瓶,说不出的酸楚,禁不住潸然泪下。我真想抛掉行囊,飞奔回去再拥抱母亲一次,甚至再也不离开她老人家。可我只能故作洒脱地向她挥一挥手,转而用“好男儿心怀天下,志在四方”来安慰自己。提起行囊,我走了,直到我的身影消失在她的视野中。 

  在异乡想起母亲,头脑中总浮现出同一幅画面,仿佛她自始至终都伫立在家乡的村口,一直不曾离开。同样,我知道,母亲思念我时,也会反复咀嚼我的背影。那高耸起衣领,逆风而行的背影,留给她的该是苦涩的滋味吧?一次次迎面走来,又一次次转身离去――这就是母亲眼中的我。从母亲毅然决定我从军的那一天起,我便被她交给世界,而不再仅仅属于她。真是“自古忠孝难两全”啊。我亲爱的母亲,为了儿子的前途,为了国家的利益,默默地承受了太多的思念与牵挂,忍受了太多的无眠与泪水,她那被生活重负压弯了的背影,使我挺起了七尺男儿的脊梁!母亲的言传身教,使我真正懂得了做人、做事的道理。  

  (五) 

  如今的我已过而立之年,成家立业了。2005年转业到锦州市人防办工作。在这里我深深感受到了组织的温暖和同志们的关爱。每隔一段时间,只要我没有给家里蛰伏一冬的惊雷,似夏日响遏云霄的感喟,似秋天落叶的一派金黄,似冬天雪花的晶莹祥瑞打电话,母亲总会主动打过来,问寒问暖,鼓励我要坚持学习,教育我要尊重领导、团结同志。仿怫在母亲的眼里,我是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。或许,欠母亲的这辈子我都还不清;或许,只有勤奋学习、努力工作,才是对母亲最好的报答。都说游子就象断了线的风筝、无根的浮萍、抑或四海为家的流云。而我要说,无论走到哪里、身居何处,母亲都在我身边,因为母亲的心永远和我在一起。 

  真的感谢上苍,母亲现在身体还健康,这是我心灵上最大的幸福。虽然天各一方,她的心跳无时无刻不在震撼我的耳膜。就像冬天的鸟思念远处的树巢――母亲的音容笑貌是我一生中最幸福、最甜蜜的寄托,是游子内心永恒的磁极。 

  愿母亲的晚年,留给我的不再是背影。 

    (锦州市人防办:许全义 供稿)
【字体:   打印本文】 【关闭窗口
【附件下载】
【相关新闻】
99099藏宝阁香港马